假如物理奥赛得奖就写一篇TK和米乔视角的蝙超,不仅激励自己得奖也激励自己产粮。

2017-09-03

BS 两盎司 1984au 完结

政治敏感和部分nc-17,所以全文链接。


献给 @HERZ 


两盎司


这个链接里的没有校对!如果有强迫症可以戳sy


END

2017-08-25

试图写的甜文怎么看怎么别扭,明明我也有一颗充满粉红色的心。

2017-07-31

BS 校园au “该死的,是丘比特!”03

主要参考了老斜线年刊1,也参考了超人v1#76,如果觉得这个老爷欠揍不能怪我……讲道理我真的是基本按照漫画写的,不少台词都是略微调整后照搬的,罪过罪过。


01  02


-03-


大部分时候,克拉克·肯特都过得称心如意,偶尔才出现那么一两件不顺遂的事。他曾经取得过同样来自小镇的拉娜的芳心,碰巧摔倒到地上使高速驶来的卡车不被他撞坏,还有位能够做出全2814扇区最棒的苹果派的妈妈。按校报摄影师吉米·奥尔森的话说:“多么幸运,经典的克拉克时刻!”


显而易见,现在可不是克拉克时刻。


布鲁斯·韦恩近乎粗鲁地挥舞他裹...

2017-07-31

BS 校园au “该死的,是丘比特!”02

过渡章,把n52的正联起源改动了一下照搬到了校园,超巨巨最后才出场,只看bs的同好可以把这章直接跳过,观看的同好假如产生了蝙绿即视感那都是错觉!错觉!只怪GJ当时的角色安排!

其实我一直觉得漫画里超巨巨出场的那一幕辣透了,让我想起了儿时看的《我的野蛮女友》(不


01


-02-


一年半前,DC高中迎来了一名新的转校生乌克萨斯,也迎来了重大危机。


乌克萨斯是最糟糕的那类学生,不仅衣着不符合风纪标准,而且在校园内私自贩卖大麻。更何况,他自称达克赛德,吹嘘自己是五十二个DC高中才能找出一个的橄榄球好手——组建了天启队,把哥谭骑士、大都会流星、小镇乌鸦纷纷打得落花流水。那之后他...

2017-07-27

BS 校园au “该死的,是丘比特!”01

“该死的,是丘比特!”


文手:济公
CP:蝙蝠侠/超人 红罗宾/超级小子 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BGM:Simple Plan《My Alien》
其他:橄榄球和校园乐队相关知识都源自网络,可能出现纰漏。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校园au ooc


老爷在JLU里曾经唱过《Am I Blue》,然而私心让他唱了这首青春洋溢而且超级搭配蝙超的爱情之歌,感谢b站的up主贫道爱吃肉大大的bs向视频让我知道了这么可爱的歌。


献给@HERZ 大大


概述: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能否赢得下一季橄榄球联谊赛时,他们就已经相爱了。

——————...


2017-07-24

我一直难以理解蝙超的寿命梗,好像他们之中有谁能够活到寿终正寝似的。

2017-06-13

蝙超pwp 一夜风流

蝙超 nc-17 一夜风流


文手:济公

CP:蝙蝠侠/超人,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BGM:Laurent Korcia/Vincent Peirain/Pierre Bous《Por una Cabeza-La Comparsita》

其他:发生在n52超人死亡后,大事件“重生”之前  探戈相关资料来自网络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n52 ooc nc-17 pwp 车震 失去能力


献给微博@早晨喝茶爷爷,感谢大大的古早漫风同人志投喂。没想到第一次写wf同人就是小黄文,更没想到打炮变...

2017-05-09

仏英 书信体 短篇完结 糖霜甜点

Dover 糖霜甜点

——————————————
分级:NC-15
文手:济公
CP:弗朗西斯·波若弗瓦/亚瑟·柯克兰
BGM:《God rest ye merry gentleman》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APH,不属于我。
注明:可能出现部分纰漏,欢迎指正。

献给靴子,祝很久前的她生日快乐。
——————————————

尊敬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

展信悦。

伦敦近来愈发混乱了,原因除了大量北美少爷兵涌入军区还能有什么呢?上帝,他们就连看到双层巴士都要瞎叫唤,还总嚷嚷“这儿阴渗渗得连太阳也没有!可真叫人害怕!”、“大麻和冰淇淋!老天爷!连大麻...

2017-04-29

雾中

雾中

——————
本文出现的《雾中》为赫尔曼·黑塞先生作品,同时向德国文学大师海因里希·伯尔先生的《流浪人,你若到……》致敬。

分级:NC-15
写手:济公
弃权:他们都属于APH,不属于我。
CP:无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单人
BGM:Era《The mass》
——————

我的脑袋昏沉又眩晕,世界被肢解模糊成大小不一的色块,时不时有镶金边的黑色闪电劈面而过。我大概正在发低烧——也许是高烧,但现在暂时分辨不出来。左小腿抽搐痉挛却毫无痛觉,尽管泄愤般用完好的右手捶了两下,只是让我感觉它更加肿胀了而已。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将全身的重量倚在铁皮卡车冷而...

2016-02-28

©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