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联文16

-16-
   
CP:红罗宾/超级小子
分级:NC-15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其他:接苏苏 @清水写手二小苏 上文
     
概述:年轻人不要总想搞个大新闻。
       
————————
    
“我们得结婚。”提姆一字一顿道,“我们——得——结婚。”他双手紧握住方向盘,“——别无选择。”
    
康纳决定将提姆的话语理解为拐弯抹角的求婚,而非恶狠狠的威胁。阿尔弗雷德派了车,却没亲自开。司机也送达便离开了。夜色温柔,月光薄雾般笼罩着大地。山峦的轮廓若隐若现,原野一望无际。微风吹拂,群星闪耀,空气潮湿而清新。“如果你想。”康纳说。
     
“是的,我想。”提姆调过脸,凝视康纳,“是的,是的。”
    
收音机哗哗地唱着卡彭特乐队的老歌,敞篷车驶过空荡的城际公路。提姆口干舌燥,暗自懊悔没提出更有利的条件,他知道眼下康纳会全然答应的。康纳面无表情,侧脸犹如一尊古罗马时代的雕塑。他的鼻梁实足实是卢瑟们的,幸好遗传的并非头发;当半偏过头去,那温和的眼睛、淳厚的唇形、硬朗的线条更像另一个人——一个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人。提姆诧异自己花费如此之久才发现,他交叉比对二人的面貌特征,归咎于康纳更青涩的气质:年少气盛、横冲直撞、爱憎分明。时间不舍昼夜地奔腾,克拉克这一面或许布鲁斯(甚至迪克)曾见过,不过呈现在提姆面前的只剩下完美无缺的超人了。假设康纳的确有超人的血统,超人会接纳他吗?更远的,卢瑟起的什么动机?阴谋携刻在康纳的基因里。他最终会成为谁?——他现在是谁?他的所作所为是装傻充愣还是毫不知情?旁边的车道驶过一辆九十迈的轿车,开车者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搂住女伴。提姆胸内郁结,鸣笛示意,猛踩油门冲了上去。“停下来,提姆。”康纳开口道,“怎么了?”“怎么了?”提姆反问,松开油门,车速缓慢下降,“你怎么了?”
       
康纳看起来被冒犯了:“我不知道,在大都会,一切正常;自从——宴会上遇见了你,事情都脱了轨!”他喘口气,“我爱你——这点我从不掩饰,我对你一见钟情。父亲派我来打探韦恩集团的虚实,拷贝的移动硬盘不知何时掉包了,父亲责怪我——请原谅!——我是很庆幸的,为你们的谨慎感到骄傲。我本指望明天(也就是今天)就把我参与的阴谋和盘托出,盗取商业机密的行为违法,本就是我有错在先,我甘愿承担后果。接着——我会飞,老天爷,我摘下了不离身的手环,——我会飞!”他咆哮,“我会飞!——没有普通人会飞,哼?乱套了!乱套了!那天晚宴上你朝我走来,我记得清清楚楚,你朝我走来,漫不经心、眼神游离、风度翩翩,该死的性感,哪怕你反复无常、咄咄逼人,你——”
      
“——我混账。”提姆说,“的确。”他气势汹汹道,“你隐瞒过我,我凭什么继续相信你?”他烦躁地扒扒头发,“我们得结婚。”
      
“如果你想。”康纳说,“你不想。”
     
“你真的希望知道?”提姆咬牙切齿道,“我也爱你,狗屎,我爱你。你,卢瑟家的小子,商业间谍,扑朔迷离,还他妈的会飞——”他愤怒地吸气,“——我爱你。”
    
他们吻到了一起。
      
侧面响起急促的喇叭声,司机冲他们怒目而视:“看着点路,年轻人!”两人急忙分开,康纳讪笑了一下,提姆吹吹口哨。“我身上没戒指,你介意收下易拉罐盖吗?”提姆道,“抱歉,康纳。”
    
“我也。”康纳慢吞吞道,“我们去哪儿?”
    
“哥谭,但不是韦恩庄园。”提姆关上敞篷,“我在郊区还有套房子。我们订婚了。”
     
一幢带花园的郊区房子,半人高的栅栏,白色的狗,朝九晚五,火光熊熊的壁炉,圣诞颂歌。康纳想,庸俗甜腻的美国梦。假如另一半由提姆填满,它立刻不那么难以忍受,变得饶有趣味起来。
     
“房子有庭院。我们该在庭院种一棵树,”提姆冷不丁道,“樱桃、苹果、丁香、榕树,随你,你来定。它幼苗时就买回来栽下,越长越大,某一天比房梁还高。等八十岁我们成了老头,就把它锯了做棺材板。”
    
“浪漫极了,提姆,”康纳翻了个白眼,“德拉克洛瓦没能结识你可真是大损失。”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讨论虚构的未来、苦恼的现在、朦胧的过去。他们聊起了死亡、文学、快乐,血液鼓动心脏。卡彭特乐队不知疲惫地唱着:
    
“We're lost in this masquerade
我们迷失在了这场化妆舞会中
Both afraid to say we're just too far away
我们都害怕承认 彼此已经相隔太远
From being close together from the start
一开始就彼此封闭
We try to talk it over, but the words got in the way
试图交谈 但却欲言又止
We're lost inside this lonely game we play……
我们已经迷失在这个孤独的游戏当中……”
    
辽阔无垠的星野见证着相爱者们,道路又远又长,仿佛永远不会到达尽头。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5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