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A Talk about B and S 关于B与S的谈话(短篇一发完)

拥有这样的新年礼物的人怎么可能不一切顺利呢?

Freyr🌛:

#更一篇短打甜饼证明我没有爬墙 但最近很没有手感所以并不是很好吃 请见谅(´・ω・`)

#源于和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小明一次聊天时交流的一些关于写手更文的感受(虽然文章中应该并不能看出来) 

把这篇文章送给她 祝她2019年一切顺利 也提前祝各位太太新年快乐

#接DCEU正义联盟(虽然也并不能看得出来)

正文:

焦虑好像一只蜷缩在他心口打盹的黑猫,时不时伸个懒腰,毛茸茸又修长漂亮的尾巴尖打个旋,克拉克就感觉一阵酥痒痒又微微发热的情绪传遍了全身,让他坐立难安。

整个办公室弥漫着节日特供热可可甜蜜的香气,因为即将到来的圣诞和新年假期,星球日报的金色星球被缠上了红白的彩带,像是从巨人的圣诞树上摘下的彩球。整个办公室也被轻盈的喜悦填充,对火炉和大餐的想象在同事们热烈地交流中仿佛有了实体一般,他们一个个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怀着梦幻与憧憬看着烤鸡在空气中跳舞。就连佩里似乎也被这种欢乐的气氛所俘虏,开始心不在焉地刷亚马逊的首页物色着给女儿的节日礼物。

就再看一眼。克拉克对自己说,悄悄地退出了刚敲了两行半的文档,打开了那个他在五分钟之前关闭了的页面,他们可爱的报社,一贯以善于搞大新闻的星球日报的首页。

仍然是B,和五分钟前没有什么变化。如果真要说有变化,克拉克也不得不无视他——给他打A的人人数比重甚至下降了零点五个百分点。

我这一年到底干了什么!克拉克盯着屏幕上那个金色的盾徽,还有旁边大大的,初号加粗字体的B。他徒劳地点击了一下刷新,看着那两个首尾相连的箭头疯狂滚动了一阵,然后出现在屏幕上的仍然是B。

“你还在看那个?我说了,这东西没什么用——正义联盟又不是美国小姐,没必要让民众给他们评个ABCD。”

克拉克回过头来,露易丝把一杯热饮放在他的桌上,“我只是,呃,恰巧点开。”克拉克有些尴尬地冲她笑笑,“我知道自己——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

“别想太多。只是今年大家都过得不太顺,当你打开推特总能看到些坏消息,人们总希望有人能‘为此负责’。”露易丝毫不客气地抢过了他的鼠标,关掉了那个名为「为你最爱正义联盟英雄的2018评分」的页面,它的题头甚至有张被P成“山姆大叔经典手势”的克拉克(准确的说,是超人)的照片。或许是光线问题,他的表情变得非常苦大仇深,和那张1917年的征兵海报一样充满号召力,让你无法拒绝来为你“最爱超级英雄”打个等级。这让克拉克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每年新年假期都要提心吊胆地等待着老师下发成绩单,甚至比那还要恐怖,因为为他评定成绩的是全世界的几十亿人民,星球日报向全球征集投票。

“人们给你一个B,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你有什么不满。你的存在的确让这世界变得更好了,别怀疑这一点——事实上,每个人的存在都在让这世界变得更好,至少对’最爱他’的人来说。”露易丝凝视着他的双眼,用不容置喙的口吻说。

其实克拉克没什么好抱怨的,这是星球日报每年的固定节目,早在正义联盟成立以前他们就已经在搞这一套了,街头采访,你想对你最爱的超级英雄说点什么,0~10分他能得几分之类的。但今年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星球日报的高层决定玩点新花样来顺应娱乐至上的时代精神,佩里甚至已经开始联系奖章的制作公司——他计划等到2018年12月三十一日23点59分截止投票,到那时看一看每位超级英雄的评级,然后给他们每个人制作一枚印着他们“民主评议等级”的奖章。

“如果能安慰到你的话,我投了S。”露易丝冲他眨眨眼睛,“因为你超级棒(Super)。”

他在回家的路上委婉地向母亲打听了她的投票意向,得到了另外一个S——“因为你是最甜(Sweet)的男孩。”玛莎的声音混杂在一堆小铃铛的相声和蒸锅的嘶嘶声中,充满来自家的温暖和喜悦。

谢了露易丝。谢了妈。克拉克在心里默默地想,他又登陆了手机端查看了一下他的评级,仍然是B,但的确有0.001%的人评价他为S级的超级英雄,因为这个数值太小了以至于他此前完全忽略了。

可惜根据佩里制定的规则,最高等级是A,而S代表Sucks。

或许就像露易丝说的,所有人过的都不太顺。他想着,顺便打开了他的各位盟友的评分等级。

黛安娜,几乎百分之九十九压倒性的A。他看着黛安娜那张举着冰激凌抱着小女孩对着镜头微笑的照片,虽然没有闪闪发光的王冠,鲸骨裙撑或是曳地的长裙,但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她拥有完美无缺的笑容和灵魂。

亚瑟,同样是A——看来被亚特兰蒂斯毁掉海滨假期的人并不怎么多嘛。克拉克忍不住笑起来,看着亚瑟在酒吧和一群醉汉的合影,啤酒沫飞得到处都是,亚特兰蒂斯的王一头桀骜不驯的金发被扎成了双马尾。

巴里,A。当然,谁会不喜欢巴里呢?照片中闪电侠拥抱着一大堆金灿灿的披萨和炸鸡露出满足而幸福的表情,他值得这个,要知道巴里给每一位向他投喂食物的粉丝都写了感谢信。

维克多,A。这肯定会带给他不少自信。克拉克为这位年轻的英雄高兴起来,钢骨的个人照片是他和吉米一起拍摄的,年轻的男孩穿着哥谭大学的运动衫,在清晨空无一人的运动场上坐着热身训练,尽管他已经不会再出汗了,但他仍然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表情无比满足。

布鲁斯……

克拉克盯着那个界面。

布鲁斯只有一个模糊的侧影,你甚至不能确定那是不是真正的蝙蝠侠。

尽管已经快要到投票截止日期了,但给布鲁斯投票的人仍然少得可怜,甚至没有到达统计票数的最低人数。克拉克望着那个数字若有所思,毕竟谁也不想半夜醒来发现一只黑色的野兽蹲在自己的卧室床角,寒光闪闪地阴鸷双眼撕裂黑夜,仿佛能洞穿深渊的目光勒住你的脖颈……

克拉克为自己逼真的想象笑出声来。

或许蝙蝠侠的确并不需要这些,他是一个幻影,一个传说,用来警告那些走在光明的上学路上的孩子不要去窥探两侧黑暗的森林,他不会去奢求认可、赞美和喜爱。他可以想见布鲁斯对这种无聊的非官方评价有什么看法——多半不会有任何看法,因为他毫不关心,如果他真的关心,凭布韦恩的实力他完全可以弄出一个“百分之百的”A来,把他们这些记者玩弄于掌股之间可是布鲁斯宝贝的拿手好戏。

但这是「为你最爱正义联盟英雄的2018评分」,你只能为你“最爱的”超级英雄评分,也就是说评分者必须在他们几个人中选择一个。克拉克当然对他的每一位盟友都怀有平等的热爱与敬意,只是其中一位或许格外与众不同一些。

他看着屏幕上那一列字母,蝙蝠侠的名字之下延展开的从A到Z(真的会有人给自己“最爱的”超级英雄打Z吗?),毫不犹豫地选择了A。

他又按了一下刷新,仍然没有达到最低评分人数,所以布鲁斯并不会知道有人给他打了一个A。

如果一个特别特别真诚的A能顶上好几个A就好了。克拉克望着那个数字发呆,他非常愿意稍微修改一下系统,让每个人能够重复投票(账号的注册需要填写身份信息以杜绝刷票,这让超级速度毫无用武之地),或者把自己得到的A分给布鲁斯一些。

可惜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不仅仅是因为蝙蝠侠并不在乎这些虚名,还因为爱就是一种无法分割,不能平均的东西,他自诞生起就带有某种“不平等”的性质。

在提交评分之后,页面又出现了一个弹窗,上面提示着投票者可以在上面给他“最爱的超级英雄”写几句话。还有这种设计吗?露易丝倒是没告诉他。再说,就算佩里再怎么神通广大,又该怎么把这些消息发送给正义联盟?要知道维克多每天拦截的网络攻击数不胜数,星球日报根本没可能绕过世界第一的人工智能的防火墙。克拉克暗自思忖,但他还是有些天真地敲下了几个单词,然后按下了发送。

「A 代表无名英雄。(A means Anonymous Hero.

他又一次打开蝙蝠侠的评价界面,看着等级那一行的空缺和那张模糊的几乎什么也看不清的照片,露出笑容来——蝙蝠侠被拍下这张照片的那天,他们在解救了一群被虐待的孩子,将他们暂时送到韦恩基金会下设的救济中心,然后蝙蝠侠获得了一个女孩送给他的笑容。

一张照片什么可以展示很多,也会遗漏很多。它不会展示那个孩子的笑脸,因为她必须被秘密保护起来,就像其他被营救的人质一样;他也不会展示布鲁斯会在每年他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时同时推掉作为韦恩集团董事长和蝙蝠侠的全部日程,乔装打扮后来到孤儿院和那里的孩子们呆上一天;他同样不会展示蝙蝠侠是唯一一个会记住所有“大日子”的人,没有一个盟友会被蝙蝠侠忘记他们的生日,因为他不会忽视那些暗地里的兴奋和期待(虽然布鲁斯只会伴着一张脸解释那是因为他们的躁动影响了自己的工作)。

说来奇怪,对于全人类来讲,正义联盟几乎能拯救一切,但对于个人来讲,他们几乎什么也做不了。超级英雄并不能将任何人从日复一日的琐碎、重复和厌倦中拯救出来。

但爱可以。

克拉克心满意足地关上了电脑,准备在欢乐的圣诞歌曲中睡去。他计划着在明天早点回到玛莎的农场,尽管他此前已经和妈妈说好了要在大都会度过这个假期。

毕竟S同样代表着惊喜(Surprise)。

他在睡前再一次登陆了网站。他的评级几乎与临下班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点新东西。

在每位超级英雄的评分界面下面出现了滚动的评论栏,是实时更新的。或许是在刚刚的一段时间里网站的维护人员更新了页面系统,克拉克在心里向网信部门常年加班的几位同事致敬,随后点击了一下刷新。

开始的时候没什么特别,他看着那些有些滑稽的留言和开玩笑似的告白,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

随后出现了什么新东西——

克拉克自睡梦中醒来,发现一只黑色的野兽蹲在自己的卧室床角,寒光闪闪地阴鸷双眼撕裂黑夜,仿佛能洞穿深渊的目光勒住他的脖颈——

并不存在以上内容。因为克拉克没有睡着,他一直在刷新评论界面,好像被粘在了屏幕上。他的床角也没有黑色的野兽,有的只是疲倦的,还没换掉蝙蝠战衣的布鲁斯韦恩,卸了面罩,嘴角的弧度程标准的“蝙蝠侠不赞同”。

这种情况偶尔会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蝙蝠侠把这里当成了他在大都会的一个安全屋。克拉克为这一点感到高兴,如果这意味着对于布鲁斯而言他以为着安全(Safe)的话。

“出什么事了吗?”他小心地问蝙蝠侠,偷偷用X实现检查了他的健康——很好,没有断掉的骨头,也没有带着瘀伤的内脏。今天是平安夜,希望布鲁斯感到平安。

“我只是路过。”布鲁斯绷着脸说,“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非常蹩脚的理由,蝙蝠侠可不会说“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克拉克没有说话。他仿佛上瘾了一样又刷新了一次页面,几条新的评论弹出来。

“别看那玩意了。”布鲁斯在克拉克来得及回应之前干脆利索地踢掉了他的电脑电源。机箱运作的嗡嗡声骤然消失了,克拉克这才意识到那白噪音一直在细微却持续不断地干扰着他的超级听力。现在他又重新能听见远方那些节日的歌曲,狂欢者开启香槟,烤箱里的布丁表面金棕色的细小气泡在热度中破裂。那些快乐的声音,伴随着囤积在远方的雪云,一起安静而波涛汹涌地压过来。

还有布鲁斯平稳地心跳声。

“抱歉。”克拉克勉强地笑了笑,“我想我还是无法习惯这些,我知道自己不该在意那些,但……”

“你知道帮助他人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吗?”布鲁斯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自白,“放下你现有的一切,然后去一个宇宙中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像骡子一样围着一台发电机转。以你的超级力量还有速度,可以成为一台人类梦寐以求的永动机,作为这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化石燃料滥用问题,帮助数以亿计的人脱贫致富。到那时候,没有人会指责你’不在他们身边’,因为他们压根不会记得你的存在。”

克拉克并没有因为被比喻为骡子而受到冒犯——事实上,托农场生活的福,他甚至觉得很亲切。“你想说,我不会无私(Selfless)到那种地步,是吗?”

“那不是无私(Selfless),而是奴役(Slavery)。我只是想提醒你,别钻牛角尖。不过这次星球日报的确做了件有趣的事。或许我回去以后会让阿尔弗雷德挑选几条对我的诅咒中格外有文采的,保存在蝙蝠洞的陈列室。”布鲁斯发出刻薄地嗤笑,“你应该知道,许多人只是想借着这个由头抒发对你的不满,他们并不真的’最爱’你,说不定卢瑟也匿名投票了。”

“我当然知道。”克拉克甚至笑起来,他走到床边,望着尚未入梦的城市。“正因为如此,那些真的’最爱’我的人,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他们身边,这让我感到……”

“克拉克。”一双温暖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爱会怨恨,也会原谅。而所有的情况中最好的是,人们因为爱你而尝试着继续他们已经放弃的事情。他们会因为你而尝试着拯救(Save)他们自己。”

布鲁斯的动作很轻,但足够将他从云端压回陆地,让他想起那种可以把自己全心交给重力为依托的感觉。他回过头看着布鲁斯,布鲁斯也看着他,因城市的灯火而显得暗淡的星光照亮了他深蓝色夜空般的眼睛。

“况且,其实这套评分系统本身就已经给你答案了——为你评分的人是最多的。人们对他最爱的人总是格外严格(Strict),毕竟那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他的手指在克拉克胸前意有所指地画出一个S形。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看那个网站。”

“我看了。”布鲁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而且我给你留了评分。”

这有魔力的咒语一下子让低落了一整晚的克拉克整个人发出了几乎可见的光芒,“真的?是A吗?”

“很遗憾,是B。”布鲁斯冷酷无情地说。

克拉克的笑僵在脸上——还有你吗,布鲁特斯(Brutus)!果然名字里带布鲁的没一个好人!

“为什么啊?难道就因为我上个月弄坏了一家电子产品店吗?可我是确定了那家店有保险才在那里出手的,而且没有伤到任何无关人员!”

“你知道那家店买了谁的保险吗?”布鲁斯略带谴责地瞥了他一眼。

“……”咔嚓,咔嚓。他听见自己的胸膛里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看来钢铁之心有颗钢化玻璃心。

“不过,其实并不是那个原因。你完全可以从相反的角度理解。”

“我就知道,我是最好的(Best)!”克拉克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

“不是。”

“勇敢的(Brave)。”

“你还真会选好词。”布鲁斯动了动眉毛——他在憋笑。

“是你说了我该从相反的角度理解——”

“丰满的(Buxom)是个不错的选择。”花花公子向他投来极具暗示性地一瞥,但对克拉克而言堪比美杜莎的爱之凝视,这露骨的形容词形容词让他整个耳朵都红透了,尽管理智告诉他这不过是布鲁斯放松的表现,“……布鲁斯。”虽然这里并没有任何人窃听,他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答对了。”布鲁斯象征性地拍拍手,他随手把他的万能腰带仍在克拉克的茶几上,好像那是克拉克生活中的某一个零部件,可以随时拆装。

“什么?”克拉克完全愣住了,脸上的热度还没退下来就有新的薄红浮了上来,仿佛布鲁斯刚才往他的大脑里扔了一块石子卡住了所有齿轮,现在他满眼都是劈劈啪啪的金色火花,而一片明亮中间是微笑着的布鲁斯韦恩。

B代表Bruce's。”

当圣诞假期结束后,英雄们又一次在瞭望塔聚首。克拉克发现一枚小小的金色奖章被放分别放在了的座位上,每个人的奖章质量不同,星球日报给出的解释是,每个人的奖章的重量是由为他们打出评分的人决定的。黛安娜,亚瑟,巴里,维克多,他们都拥有一个写着大大的A的奖章,而克拉克的最重,每个人都很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单手举起它。

他的奖章上写着一个B——准确的说,是一个B,还有别的。

“被爱着的(Beloved)”

【End】

愿大家新年都能成为被爱着的❤️


评论
热度 ( 764 )
  1. 共3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 Powered by LOFTER